MENU

Catalog

    我想去贝克街221B

    March 13, 2019 • Read: 156 • 思考杂谈

    记忆是多么珍贵的东西,支撑着一个人走过一个又一个困难的时光。
    幻想是多么可贵的能力,支撑着一个人走过最难的光阴。

    也不知是怎么了,也许是因为最近周遭环境的影响,又可能是因为实在接受不了一直忍受不愿提起的事情。感觉就像是这好像并不是我想要的,但是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呢?这是个很严肃的,但又像是一个无底洞般的设问。

    有的时候真的特别喜欢自己一个人去做事情,因为我自己虽然不能准确表达自己是怎样的人,但是自己可以感受到那种适合的感觉,就是一种让自己舒适的做对的事情的状态。但是事实往往走在幻想的反面。貌似自己觉得理所应当的事情,但是最容易接近的人貌似避之不及,可看过远方的地方,一些残影幻想却好像不那么好接近的人眼里是那样的平常,而且也许都玩的很溜溜了。这个时候真的是最容易崩溃的,即使是能够影响到几个貌似感兴趣的人也只是暂时的,因为这一点点力量太弱小了,放在群体的洪流中很快就会被冲散,就会消逝,放在百万级别的显微镜下也难以找到它的踪迹,也许这就是神奇之处吧。

    但是世界总是那样的神奇莫测,好像这个世界原本就有一个貌似很合情合理的但是绝对不能未卜先知的运行轨迹。这条轨迹,假设被提早哪怕一片光阴看到都会是觉得任谁怎么说都不会发生的事情,可片刻光阴之后,随着几个接受范围之内的吃惊,它就那样顺其自然的发生了。

    这可能也就是人类自称“万物之灵”的神奇之处吧,好像没有什么,但是仔细看会发现另有玄机。万物之理,只有在细致入微之时,聚精会神之刻才可洞察。

    其诀窍,也许就是我们从小听到大但是鲜有人为的“用心”吧。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A Tale of Two Cities

    我们生活在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这个时代很美好,
    有高楼大厦,
    能随处即达。

    这个时代也有阴霾,
    虽有阳光普照,
    但不及屋顶技术日新月异。
    看不到的东西越来越看不到,
    看得到的东西被放大到夸张不自然的状态。

    就是在这里,有的事情看似很自然,好像本该如此,但就是给人感觉不对劲。确实,也许多年以前这是必然,但在当今这个时代也许就不应该是这样子,抑或是大多是人都如此为之,而我们自己并不是大多数人。

    人类是很神奇的生物,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全球独一无二的DNA,都在全球独一无二的环境中长大,每个人的大脑都是不同的,就像是走在草地上找不到两片相同的树叶,冬天找不到两片同样的雪花。在这世界上也找不到两个一样的人。每个人都是那样的独一无二,值得尊重。

    既然是这样,我们每个人是不是都很孤独呢?也许是,又也许不是。因为太多时候的欢呼雀跃是发现你我之间居然在某个非常小的外界刺激下会表现出类似的反应。天呐,这是多么开心快乐的时刻。生活在世界上又是多么的有趣,因为我们不知道明天的第一缕阳光会以怎样的角度照射到我们的眼角,不知道明天出门的瞬间会看到什么样的风景,更不知道擦肩而过的人,会有怎样的变化。更是满心期待着远在那边的那个人,今天会不会更开心一些,今天能不能活得更满足一些。

    也许每一天太阳,都是在未知、期待与等待中迎来的,不论是我们的肢体是平躺、仰卧,还是活动,都能感知到这个世界无限的魅力。

    每一天都是那样的独一无二,每一天都是这样的值得期待,每一天的时间又是那样的短暂,太值得记忆,特别是那些,美好的记忆。

    Last Modified: July 17, 2019
    Archives QR Code Tip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